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就爱中文网 -> 现代言情 -> 回到七零年代

271.第二百七十一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下飞机的时候, 许清嘉看了看手表,3:17, 正好去幼儿园接小家伙们。

    这次去津市出差,原本只打算待三天, 却因为事情过于复杂, 多待了三天。

    津市当地的领导希望电器公司上市, 上市公司是政绩,也能成为城市的名片, 在招商引资上还会带来一些无形优势。这一次被邀请的除了他们外还有另外三家注册在津市的大型企业。

    上市的好处显而易见,可以扩大企业影响力,提升品牌价值, 还能从资本市场拿到大笔资金用于发展。不过对他们家而言,这一块反倒没什么吸引力,他们不缺资金,几个板块之间互相支援, 所以资金流一直很充裕, 品牌也早就打响了。

    因此许清嘉和许向华都不是很想上市, 一旦上市就不再是纯粹的私人公司,要定期向公众披露信息,还得承受股东赚取利润的压力。再来上市后,一群高管成为富翁, 财务自由会消磨斗志。

    然而津市那边明确表示会给与上市公司一些税收以及政策上的优惠扶持, 像是这几年轰轰烈烈的国企改革, 优先考虑上市公司。

    这几年嘉阳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兼并了好几家国企电器厂, 规模迅速扩张,从中受益颇丰。

    许清嘉和许向华商量下来,上市未尝不可,但是公开发行的股份不能超过15%,公司控制权必须牢牢掌握在他们许家手里,不能辛辛苦苦把孩子养大了,到头来成了别人家的。

    按照如今的政策,以电器公司的规模,向公众市场发行的股份在股本的10%以上即可。

    “大家辛苦一周了,都回家休息吧,明天公司见。”许清嘉回头对下属道。她带着自己的人先回来了,她爸带人又飞去鹏城了。

    闻言大伙儿不禁喜上眉梢,真怕老板一声令下回去加班。

    许清嘉笑了笑,她又不是周扒皮,再说了,她可一点都不想加班,她就想赶紧见到他们家的小宝贝。

    看看许清嘉上车走了,助理晓梅笑起来,“许总这是赶着去接孩子呢。”许清嘉有两辆车,一辆是黑色的七座商务车,开这辆车来公司就意味着,今天早上她送孩子上幼儿园了。刚刚来接走许清嘉的就是那辆商务车,想来是要去接孩子下学。

    “这人跟人真没法比,同样二十八,我女朋友还没有,许总孩子都上幼儿园了。”一位男同胞哀叹一声。

    “小方,我跟你说,你把眼光放低一点,说不准孩子都能打酱油了。”同行一人敲了下他的肩膀。

    “宁缺毋滥,懂不懂。”

    “那你打光棍去吧。”

    一群人互相打趣几声,各回各家。

    许清嘉抵达幼儿园的时候,还差几分钟才放学,但是幼儿园门口已经停着好些车了。

    这家幼儿园的学生家庭条件都不差,否则也承担不起高昂的学费,餐饮费,以及其他杂七杂八的费用。

    这个点,父母一般都还在忙,所以等候在大门口绝大多数都是保姆司机或者爷爷奶奶外公外婆。

    一身灰色西装套裙的许清嘉颇有些鹤立鸡群,引得人好奇看了几眼,她对各种注目礼已经习以为常,只专心致志地看着门口,想象着待会儿小家伙见到她的惊喜小表情。

    三胞胎见到许清嘉那一刻,全都笑开了花,兴奋的冲过来,“妈妈,你可算回来了。”

    “妈妈,我好想你哦。”

    “妈妈,妈妈。”

    三个小家伙你一言我一语,许清嘉含笑听着,等他们说完了,她才道,“妈妈也很想你们。”

    “有多想?”

    “想的都睡不着了。”

    小西西皱着小脸,“那你肯定很累。”

    许清嘉心都要化了,亲了亲她的小脸蛋,“见到你们,妈妈一点都不累了。”你们就是我的仙丹妙药。

    小西西嘟起嘴回亲她一下,“亲亲就不累了。”

    小南南和小北北也要亲亲。

    许清嘉美得找不着北了快。

    腻歪完了,许清嘉站直腰对漂亮的女老师道,“老师辛苦了。”

    “不辛苦,韩怀博韩怀真韩怀谦都很乖。”虽然有时候不是很乖,有点小调皮,不过这个年纪的小朋友就没有不调皮的,总体而言三个小家伙还是很可爱的。

    许清嘉摸摸他们的头顶,“来,跟老师再见。”

    “老师再见。”三个小家伙声音都比平时欢快一点。

    领着三个小家伙上了车,把一个个放进安全座椅,许清嘉就开始问,“这几天幼儿园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俊

    小西西脆呼呼道,“妈妈,我们新学了一首歌。”

    许清嘉十分捧。澳悄懿荒艹杪杼惶俊

    小姑娘酝酿酝酿,“I like dog , bow wow wow.I like dog , bow wow wow.

    I like fast dog,I like slow dog,I like my dog best.”

    许清嘉用力鼓掌,唱的不错,发音也还算标准,“那你们知道这首歌什么意思吗?”

    小姑娘茫然脸。

    小南南,“我喜欢小狗,我嗯……”记不得啦。

    许清嘉笑着翻译,“这首歌唱的是,我喜欢狗狗,汪汪汪,我喜欢狗狗,汪汪汪。我喜欢跑得快快的狗,我喜欢跑得慢慢的狗,我最喜欢我的狗狗。”

    “我没有狗狗。”小北北眨巴着眼睛陈述事实。

    小西西声音软软的,“妈妈,我要一条狗狗,好不好?”

    许清嘉忽然想起了她养的小花,昆明犬只有10-15年的生命。三年前,小花三兄妹陆陆续续去世了,他爸又养了两条德牧看家用,可她却是不敢再养狗了。

    “我也要。”

    “还有我。”两兄弟立刻举手。

    “好。劝职窒掳嗔,我们去挑狗狗好不好。”送走自己亲手养大的宠物很难过,但是养育过程中的快乐却毋庸置疑。

    “耶!”三个小家伙激动的欢呼起来。

    小北北拉拉许清嘉的手,大眼睛亮晶晶的,“妈妈,我想吃披萨。”

    “怎么突然想吃披萨了。”许清嘉好笑。

    然后小家伙就开始抱怨了,大概意思是,墙上明明画着今天吃披萨,居然吃了小蛋糕,不开心。

    许清嘉看着抱着小胳膊还生上气了的小家伙乐了,又问另外两个,“那你们想不想吃披萨。俊

    “想。”声音那叫一个高兴。

    “好吧,那我们先回家换衣服,换好衣服出去吃披萨。” 一星期没见许清嘉正是对小家伙们满心怜惜的时候,有求必应。

    三个小家伙又欢呼起来,小孩子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一条小狗狗一块披萨,就能高兴的像得到了全世界。

    回到家里,许清嘉给他们换下萌萌哒校服,自己也换了一身衣裳,然后带着两个阿姨一块儿出门,一拖三拖拖不动。

    去的是必胜客,90年东直门开了第一家必胜客之后,马上就和肯德基一起成为最受小情侣和小孩子欢迎的餐饮店,还有人在这里举办婚礼,这是在后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然而在这会儿,能在这里办婚宴是相当时髦和阔气的一件事。

    “妈妈。我要吃冰激凌。”小北北拉着许清嘉的手撒娇。

    “可以,但是只能吃半份,吃多了会肚子疼。”

    小北北皱了皱小眉头,苦大仇深的叹了一口气,“好吧。”

    许清嘉揉揉他脑袋,小东西还会叹气了。

    “大姨。”小南南突然叫起来。

    那边的佩佩也看见他们了,招手,“西西。”三胞胎里,她和小西西玩的最好。

    三个小家伙跑过去,“你也来吃披萨呀?”

    跟过去的许清嘉看了一眼坐在许文诗和佩佩对面的男人,模样挺周正的,看上半身应该挺高,这一位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洪老师了。

    前一阵儿,她从老太太那儿听说,许文诗找到对象了,是位初中体育老师。两人是在健身房认识的,那位洪老师在健身房里当兼职教练。

    在这种情况下遇见,许文诗有些不好意思,她还没做好带回去见家人的准备,然而遇上了只能介绍,“这是洪老师,这是我堂妹和她的孩子”。

    洪成才忙打招呼,“你们好。”

    “你好。”许清嘉笑着道,又让三个小家伙叫叔叔。

    许文诗一直留意着洪成才,见他礼貌的看了一眼之后就没再多看许清嘉,心里满意了下。许清嘉生得好,别说男人,就是一些女人见了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

    “你也带他们来吃披萨?”许文诗笑了下。

    许清嘉,“他们嚷着要吃,”旋即道,“我们去那边点餐了,你们慢慢吃。”就要拉着三个小家伙走。

    小西西特别没眼力劲地指着旁边的空桌子,“妈妈,我们坐这里,我要和佩佩姐姐坐一块。”

    小笨蛋,咱们往这一坐,人家怎么约会呀。约会也带上佩佩,这位洪老师还是挺有心的,许清嘉对他第一印象还不错。

    “我们坐在窗口,待会儿爸爸来了,我们一眼就能看见好不好。”许清嘉和女儿商量。

    爸爸战胜了佩佩姐姐,小姑娘同意了,举着胖爪子跟佩佩再见,然后追问,“爸爸什么时候来。俊

    “下了班就过来。”

    ……

    许文诗悄悄松了一口气。

    坐在对面的洪成才笑了笑,“你妹妹生了三个孩子?”

    许文诗解释,“三胞胎。”

    “好福气。”洪成才语气里带着微微的羡慕,他结过一次婚,有一个五岁的女儿,两年前跟她妈去了港城,再也没有回来过。

    许文诗笑了笑,看见他把披萨转了个圈,把没动过的半边朝向佩佩,眼神软了下。大概是因为佩佩和她女儿一般大的缘故,他对佩佩很好。

    前两天他说他朋友给了他两张马戏团的票,可以带一个儿童入。仕且灰。找吃饭的地方时,佩佩多看了这里一眼,他就说来吃披萨,以他的收入来说,这里有些贵。

    只要他对佩佩好,对他们娘儿俩好,穷一点没关系,漆钧是有钱,可他的钱都防着她。

    她现在就想找个老实点没那么多花花肠子的,许文诗看了看洪成才的脸又在心里补充,长的好看点更好,毕竟要过一辈子的。

    许文诗他们来的早,吃完也早,临走时过来和许清嘉打了一声招呼。

    许清嘉抬起眼,这位洪老师果然挺高,大概有一米八,外形条件不错。这要是三个月前,许文诗和他站在一块不大协调,不过现在她大概瘦了十来斤,整个人都好看许多,想来这位洪老师功不可没。再瘦个十五六斤,两人站在一块就很和谐了。

    “你要去哪里。俊 抓着鸡翅膀在啃的小西西问佩佩。

    佩佩小脸红扑扑的,“我要去看猴子表演。”

    “哇。”小西西羡慕的叫了一声,扭头眼巴巴看着许清嘉,“妈妈,我也要看猴子。”

    “待会儿我们要去看小狗狗,周末,爸爸妈妈带你们去好不好?”

    小西西还是对小狗狗更期待,于是点点头。

    四个小家伙亲亲热热地道了别。

    许清嘉望着三人的背影,那位洪老师一直走在娘儿俩外面,过马路时拉了佩佩的手,佩佩没有挣扎,不错的征兆。

    过了一会儿,韩东青就来了。许清嘉让已经吃好的阿姨们开韩东青的车回家,还给她们打包了一份披萨带回去给没出来的崔阿姨。等下他们要去韩东青一个开狗场的战友那儿买狗,两个人带的过来。

    当年的小花兄妹就是在那边买的,如今已经从一家小狗舍发展成大型狗。督琶。

    小西西拿起一块披萨喂她爸爸,“爸爸这是我给你留的。”

    韩东青眉开眼笑,“西西真乖。”就着闺女的手咬了一口,想不明白为什么小家伙们喜欢吃这种东西,面上却是十分享受的表情。

    “爸爸,好吃吗?”

    韩东青口是心非,“当然好吃。”然后把闺女特意给他留的一块披萨捧场的吃完了,又吃了一份老婆点的黑椒牛柳意面。

    吃完了,一家五口前往郊区买狗,小西西挑了一只萨摩耶,南南对阿拉斯加一见钟情,许清嘉心情沉重,当小北北对着一只两个月大的哈士奇一见如故时,许清嘉嘴角抽搐,要不要这么精准,雪橇三傻,一傻不拉。

    许清嘉试图说服他们换一条,比方说可爱的吉娃娃,肥嘟嘟的柯基,漂亮的博美。

    但是三个小家伙非常专一,只要三傻。三个小家伙可怜巴巴的望着许清嘉,“妈妈,你看,他们多可爱啊。”

    许清嘉看了看三胞胎,目光下移,看着憨态可掬极具欺骗性的三傻,认命地说道,“好吧,你们喜欢就好。”

    家里已经有一只拆迁小分队了,再来一支也没啥大不了的,就是家里的沙发抱枕脱鞋什么的更换的频率会提高一大截。

    “这三条狗有什么问题吗?”介于许清嘉微妙的表情,韩东青好奇。

    许清嘉万分沉痛,一个一个点过去,“雪橇三傻。”

    韩东青一怔。

    “绰号,拆迁小分队,还有一个叫撒手没。”许清嘉碎碎念,“3+3=∞,我的沙发保不住了,我的红木餐桌得藏起来,还有地毯,以后用不着了。”

    韩东青低了低头,三个小家伙已经跟他们的新朋友玩起来了,小小的软软的看起来特别可爱。

    韩东青的战友表情也有些精彩,似乎忍着笑,“这三种狗都很爱跟人亲近,吃苦耐劳,就是服从度不高。”这挑的也是没谁了。

    服从度不高,韩东青再看过去,轻轻地啧了一声。

    心痛归心痛,嫌弃归嫌弃,既然决定把三傻请回家,许清嘉还是买了一堆宠物工具,狗屋、狗盆、狗绳、狗粮……希望看在她什么都买最好的份上,以后多多关照,嘴下留情。

    三胞胎完全不懂他们妈妈的纠结,沉浸在成为有狗一族的骄傲中难以自拔,小声音都激动的飘起来了,“妈妈,要给狗狗起个什么名字呢?”

    “大傻,二傻,三傻。”许清嘉脱口而出。

    三个小家伙懵了懵,小西西委屈地扁扁嘴,“狗狗不傻。”

    韩东青连忙哄,“这是你们的狗狗,以后都要你们照顾它们,所以名字你们自己来取好不好?”

    许清嘉忙道,“妈妈跟你们开玩笑呢。”这个社会就是容不下真话,哎。“你们给它们取名字,它们才会跟你们亲近啊。”

    小家伙们接受了这个说法,绞尽脑汁开始想,终于在睡觉前给他们想出来了,南南的阿拉斯加叫金刚,变形金刚的意思。

    西西叫萨摩耶白白,因为白。俏朔乐贡唤话妆г,许清嘉友情建议她换一个。小姑娘还是很喜欢她小白叔叔的,大方的同意,改成了雪雪。

    北北的哈士奇最接地气,今天吃了披萨所以就叫披萨,就是这么任性。

    第二天上学,三胞胎都想带着狗狗一块去,许清嘉和韩东青费尽唇舌才打消了他们这个不靠谱的念头。

    但是去爷爷家和外公家玩的时候,三个小家伙还是把狗狗带上了,众口一词的夸可爱。

    许清嘉撇嘴,那是现在还。俟肽,不,再过三个月来看看,你们就知道它们的威力了,拆迁小分队,可不是浪得虚名,都是血淋淋的教训总结出来的。

    “好可爱。杪,我也要养一只狗?”佩佩爱不释手的摸着雪白的萨摩耶,‘微笑天使’可不是谁都能叫的,小姑娘对这种毛绒绒的小东西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今天许向军一家也过来探望老太太。

    许文诗想着家里有个小院子,养狗的地方还是有的,“你答应妈妈好好上课,妈妈就给你买,怎么样?”

    佩佩点头如啄米。

    许文诗就问许清嘉哪里买的。

    许清嘉报了地址给她。

    孙秀花看了看院子里围着小狗转的儿孙,问坐在对面的许向军,“文诗和人谈的怎么样了?”

    许向军笑着道,“还算顺利。”

    “你觉得那人怎么样?”第一次看走了眼,这第二次万不能再出错了,说实话,老太太对许文诗的眼光不是很有信心。

    许向军沉吟片刻,“我没见过,文诗说过一阵稳定些了再带回家来看看。我找人问过,风评还算可以。”

    为了让老太太放心,许向军细细说了下情况,“他是河北农村出来的,前几年老父亲没了,还剩下一个老母亲,跟着他大哥生活。除了一个哥哥外,他还有一个姐姐一个妹妹,都已经成家,在老家那边生活,在家附近的工厂打点工种点地,不是很富裕但是也还过得去。”

    老太太闻言点了点头,不求大富大贵,但是这家里要是负担太重也不好。

    “他前头为啥离的婚?”老太太很关心这个。

    许向军眼神微妙了一瞬,他问过许文诗,许文诗说是感情不和。但是据他了解的,是他前妻和一个来大陆做生意的港商好上了,离婚孩子都不要跟着去了港城,一年后又回来把孩子接走。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耻辱,不愿意说人之常情。

    “他前妻去港城发展了,他呢舍不得家里人,两个人谈不拢,分开一久就散了,孩子也跟着妈走了。”万一洪成才和许文诗成了,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多尴尬,所以许向军粉饰了一下。

    老太太又点了点头,“倒是个顾家的。”又道,“也是个可怜的,他有闺女可不在身边,对咱们佩佩应该会好一点。”

    “佩佩倒还喜欢他。”许向军笑了下。

    “那就好,那就好。”老太太欣慰而笑,这再婚最怕孩子不能接受,“你让文诗认真点,不要耍小性子。还有,这一次得多观察多观察,不要再冒冒失失的就定下了。”

    许向军,“您放心,我跟她说过了,我也会留神的。”这二婚,最看重的就是人品,其他都是其次。

    有这话,老太太就放心了,“希望这是个好的,文诗和佩佩之前受了罪,也该转好运了。”

    许向军笑了笑,“会的。”

    各方条件综合来看,洪成才还算可以。

    洪成才三十二岁,许文诗三十岁,年龄差不多。都是离过婚有过孩子的谁也别嫌弃谁。

    不过洪成才孩子不归他,这一点是他们占了便宜。学历上也是他占优势,体育大学毕业,工作上呢,老师也算得上可以。看照片,人长得挺周正体面的。

    这是洪成才的优势,以许向军对女儿的了解,八成是在健身房的时候,许文诗瞧着人家长得好,有点儿好感。

    但是主动的应该是洪成才,许文诗没这个胆子。至于洪成才为什么会主动,许向军眯了眯眼,怕是许文诗无意中露了家里的底细。

    许文诗的优势就是家里还有点小背景,她自己手上也有点产业。

    洪成才第一任妻子是和他同个学校的语文老师,人长得也漂亮,据说大学期间就在一块了。美好的开端却没有一个美好的结局,两个都没背景的外乡人在京城过的不大如意,双职工也只分到了一间一居室,一家三口挤在不到二十平的筒子楼里生活。贫贱夫妻百事哀,最终不欢而散。

    汲取教训洪成才想找一个有背景的人结婚,对此许向军没有太大的反感。身为父亲他也希望有一个人能纯纯粹粹的只喜欢女儿这个人,然而这种人可遇不可求,还得三生有幸才能遇上。

    如今结婚,有几个是完全不看对方外在条件,家庭背景、工作、学历、收入……

    就算是他给许文诗安排相亲,也不能例外。许家磊对象的爸爸是市工商副局,两家算得上门当户对,两孩子是自由恋爱,但是交往的时候若说没考虑过各自的家境这一点,那是自欺欺人。

    许文诗和洪成才都不是小年轻了,到了他们这份上,再去追求情情爱爱,不现实。走在一起就是权衡利弊的结果,许文诗图洪成才的优势,洪成才图许文诗的优势,各有所图,合得来就聚,合不来就散。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