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就爱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替天行盗

第二百七十一章【黑色海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罗猎没说实话,他失眠的状况在北平遇到吴杰的时候,曾经一度好转,可是在颜天心遭遇不测之后,他失眠的症状越发严重了。

    夜深了,小教堂新来的客人们大都已经进入了梦乡,罗猎在关上教堂的大门之前,特地去探望了一下西蒙,西蒙的身体状况很不好,本来罗猎准备送他前往医院,可是西蒙执意不肯,他说有些事情想跟罗猎交代,可等到了这里,却早早地去睡了。

    罗猎没有打扰西蒙的熟睡,拿着手电筒去关上大门,关门的时候,已经听到叶青虹轻盈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罗猎没有转身就判断出了她的身份,轻声道:“这么晚了,还没去睡?”

    叶青虹叹了口气道:“宝儿吐得到处都是,我帮她刚刚清理完,可房间里到处都是刺鼻的酒味儿。”

    罗猎转过身来,看到叶青虹的身上沾湿了多处,显然是唐宝儿的缘故,叶青虹素来爱洁,今天被唐宝儿折腾的够呛,感觉自己的身上仍然带着浓烈的酒精味道,皱了皱眉头道:“我身上也被她吐了。”

    罗猎笑了起来,他带着叶青虹去办公室拿了件黑袍换上,这黑袍是罗猎的,自从他这次回来,就不再以牧师的装扮出现在人前,所以过去的圣袍都闲置了下来。

    叶青虹换好了黑袍出来,看到罗猎一个人静静坐在小教堂内,时间已经是夜晚十一点半,其他人都已经睡了。叶青虹来到罗猎的身边坐下。

    罗猎道:“办公室里有沙发,你可以去那里凑合一夜。”

    叶青虹道:“我这个人的性格不喜欢凑合,与其那样还不如陪你坐着。”

    罗猎想起他们在津门马场道唐府的时候,他和叶青虹就在一起做了一整夜,叶青虹最终还是没有撑住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睡着了。

    叶青虹也在想同样的事情,她小声道:“其实失眠症应该可以治疗的。”

    罗猎道:“习惯了,反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别人清醒的时候我清醒,别人睡得人事不知的时候我仍然清醒,我活一辈子等于别人活两辈子,说起来我还是赚了。”

    叶青虹笑了起来,不过心中仍然充满了担忧,长时间的失眠势必会影响到罗猎的身体,而且那种彻夜无法入睡的感觉是极其痛苦的。叶青虹道:“那位西蒙先生,他是你的老朋友?”

    罗猎摇了摇头,如果非要用朋友来称呼西蒙,那么只能算是很久以前的朋友。

    叶青虹道:“过去我也喜欢将任何事都埋在心里,我总觉得没必要将自己的事情告诉别人,可后来才发现,我之所以不说是因为没遇到可以分担的人。”她的美眸悄悄看了罗猎一眼。

    罗猎道:“一旦说出来就不是秘密了。”

    叶青虹道:“上次的事情之后,我发现自己没什么事情能够瞒过你,没有秘密其实也就没了负担,活得反倒开心许多。”

    罗猎道:“西蒙是我过去神学院的老师,只是他后来背叛了自己的信仰。”

    叶青虹道:“他从美利坚远渡重洋过来找你,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

    罗猎道:“他得了绝症,已经时日无多了。”

    叶青虹其实在见到西蒙第一眼就看出他得了重。皇敲幌氲轿髅傻牟∏榫尤蝗绱酥。她并不清楚罗猎和西蒙之间的恩怨纠葛,认为西蒙是罗猎的朋友,就冲着罗猎她也会尽一切努力给予帮助,她马上就表示自己可以介绍黄浦第一流的医生给西蒙。

    罗猎摇了摇头,比西蒙病情更重的是他内心中的愧疚和负罪感,西蒙已经完全放弃了治疗,如果他想积极治疗,就不会在这种时候还选择来到这里寻找自己。

    罗猎无法原谅西蒙,因为艾莉丝的死,这是他心头永远的痛。

    曾经有人说过,如果一个人受到的伤害太多就会感觉到麻木,又或者新的痛苦很快会取代旧的痛苦,罗猎也相信过,可后来他发现,有些痛苦只会叠加不会变淡,痛苦一样有层次。

    叶青虹望着正前方的耶稣像,小声道:“人都有走到尽头的那一天。”在经历了复仇之后,她的内心变得平和了许多,她开始去想冤冤相报何时了的真正意义,可是多半人都跳脱不了仇恨的魔咒,她之所以能够回归平和是因为她的杀父仇人一个个授首,可是在她复仇的同时,她也种下了新的仇恨,任天骏无疑就是因为她种下的种子而滋生出的仇恨。

    罗猎听到西蒙剧烈的咳嗽声,咳嗽了很久非但未见平复,反而越发剧烈,仿佛要将整个肺咳出来,罗猎向叶青虹道:“我去看看。”

    叶青虹道:“一起去。”

    罗猎没有拒绝,两人来到西蒙的门外,咳嗽声却突然平复了下去,罗猎敲了敲房门,里面无人应声,房门并没有关,他推门走了进去,却看到西蒙躺在了地上,胸前满是鲜血。

    罗猎慌忙冲过去将他扶起,准备先将他报到穿上,却想不到西蒙突然醒来,用尽全力吸了口气,抓住罗猎的手臂:“艾莉丝……艾莉丝……我错了……我错了……”

    他的脸上布满了青黑色的脉络,双目的眼白都已经被染黑。罗猎内心一怔,他不由得想起了此前在苍白山所遇,西蒙的样子像极了被黑煞入侵,可是从苍白山到北美大陆不知相隔了多远,这两者之间应当不会有联系。

    叶青虹提醒罗猎务必出西蒙的模样太过诡异。

    西蒙道:“艾莉丝……”

    罗猎暗自吸了口气,他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决定进入西蒙的脑域世界,看看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自从天庙决战之后,罗猎还从未运用过自己的精神力。

    罗猎的精神力在和雄狮王的那场殊死搏战之中受到了很大的损伤,不过对于西蒙这种本身意志就称不上强大的人,应该不会有什么难度。

    罗猎握住西蒙的双手,盯住了他已经变得全黑的双目,犹如走入了一片黑暗,看不到一丝光,听不到任何的声息。

    西蒙的脑域世界没有正常人的生命力,没有一丝一毫的美好,罗猎准备放弃在他黑暗脑域中搜索的时候,却看到了一道光,光分七色,光芒的中心一朵七色花静悄悄绽放开来。

    西蒙曾经给他看过七色花的照片,可是黑白照片无法正确地还原出花朵本来的色彩,而在他的脑域世界则完全不同。罗猎从未见过如此美丽而神秘的颜色,色彩在花瓣之上静静流动,拥有着一种无法描摹的吸引力。

    突然那朵花在黑暗中燃烧了起来,火焰照亮了黑暗,照亮了七色花赖以生存的土地,七色花扎根的地方是一片片的白骨,随着七色花化为灰烬,累累白骨开始活动起来,相互拼凑成一具具完整的骨架。

    重新站起的骷髅排成整齐的阵列,在阵列的中心,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背影,那背影缓缓转过身来,露出一张惨白的面孔,绝美的轮廓不见一丝一毫的烟火气,冰蓝色的双眸冷冷审视着身后。

    金色的发辫随风舞动,一根根的发辫幻化成为金色的小蛇。

    骷髅排列在一起,用它们的身体组合成一艘巨大的白骨之船,那黑衣女子身躯缓缓升腾而起,来到了白骨大船的船首,她的手中捻起一朵七色花,凑在鼻翼前闻了闻。

    白骨大船之下渗出黑色的血液,血液瞬间涌满了西蒙的整个脑域。

    黑血构成的海洋,漂浮着一具具白色的骨。桥φ踉,却不停向血水中沉去。

    黑衣女子呵呵狂笑着,她的双手揉碎了那朵七色花,任由花瓣随风飘零,飘落在血的海面上。

    波涛涌动,一条黑色的巨轮分开波涛从海底冒升出来,巨轮之上站着一名身穿满清官员服饰的人,那人左手提着一颗头颅,右手握着一柄血淋淋的长剑。

    巨轮和白骨大船相向而行,彼此都没有减速的意思,就在两艘船即将撞击在一起的刹那,血色海洋之中突然现出一个巨大的漩涡,这漩涡宛如一张巨口将两艘船吞噬。

    西蒙的脑域随着漩涡进入飞旋瓦解的状态,一个个支零破碎的影像在漩涡中挣扎。罗猎慌忙将自己的意念抽离出西蒙的脑域,因为他感觉到一股强大无比的吸引力正牵扯着自己的意念,想要将他拖入深不见底的海洋深处。

    “罗猎!”

    耳边传来叶青虹关切的声音,罗猎睁开双目,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没事,在看西蒙,西蒙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嘴唇呈现出近似于黑色的紫绀。

    隔壁休息的张长弓也被这边的动静吸引过来,看到眼前一幕,慌忙道:“我去找医生。”

    西蒙抓住罗猎的手臂,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他的手指深深陷入罗猎的肉中,声嘶力竭道:“她来了……她来了……她带走了艾莉丝……”

    罗猎大声道:“她是谁?那女人是谁?”

    西蒙的手慢慢松开,银白色的头颅猛地歪到了一边,他的手摊在了地上,从他的左手中掉落一样东西,那是一块怀表。

    怀表落在了地上发出叮当声响,然后一直滚到了叶青虹的脚下,叶青虹捡起怀表,怀表是打开的,在表盖的内侧镶嵌着一个美丽少女的肖像,叶青虹猜到这是艾莉丝。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址: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