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就爱中文网 -> 现代言情 -> 穿到天堂怎么办

正文 139.第一百三十九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此为防盗章节, 晋江原创网独家发表, 请小可爱支持正版~么么啾~  广袤无垠的苍穹之上, 与天堂之中截然不同的带着冷意的风自四面八方席卷而来,贝利尔新奇地撤掉周身的防御,小小的身体立刻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 浑身的毛都乱成一团。

    他却越来越开心, 眼睛也越来越亮, 任由风把他高高抛起, 推着他在天空中翻滚,把他吹向未知的远方。

    喉咙里发出几声开心的惊叫, 这还是贝利尔第一次如此真切地感受到“活着”和“自由”。

    曾经独居于黑暗深渊中的那些岁月, 他曾无数次透过网络看到世间万物为了生存挣扎着活下去的场景, 身为不死不灭之神的贝利尔却完全无法体会到那种感觉。

    父神和母神把他保护得太好了, 以至于他的本体甚至都无法走出深渊, 连冥界的土地都不曾真正踏入过, 更没有一次真切感受到过冥界那些曾令人闻风丧胆的刮骨寒风和永远咆哮着的愤怒之河。

    他虽能行走于万千梦境之中, 也拥有操控梦中一切的力量,但梦之所以称之为梦, 就是因为那里的一切都与真实无关。

    即使他在梦中能够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能够一眼望尽沧海桑田风烟聚散, 但一旦他从梦中醒来,他就还是那个只能永远困于深渊之中的永世不能被任何人所知晓的黑暗神。

    他也曾愤怒过, 不甘过, 甚至想过与其那样毫无自由地活着, 还不如与众神一样彻底陷入沉睡。

    但他终究还是活了下来。

    到后来,他甚至连愤怒和不甘那样的感情都不再有了,就只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在深渊中醒了睡,睡了醒,那样寂寞而又清醒地一直存在下去。

    贝利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个由上帝所创造的希伯来世界,一开始,他也曾因为这种从未接触过的陌生环境动摇过,甚至产生过就此消散的念头,但现在,在这第一次让他感受到真切“活着”的凛冽寒风中,贝利尔终于发现,原来他是如此喜爱这个给与他新生的世界,也第一次对“活着”这件事,充满了跃跃欲试的期待和想要探索的好奇。

    这一刻,他竟然有些感激上帝创造了这个世界,也感激上帝把他留了下来。

    兀自在天空之上翻滚得欢乐的时候,自大海中传来的一阵高过一阵的哭声,忽然拉回了贝利尔的思绪。

    小小的身子微僵,贝利尔这才想起来自己跑到混沌界是来做什么的。

    被那熟悉的哭声哭得脑仁疼,贝利尔当即用风元素给自己顺了顺乱糟糟的毛,这才踩着优雅的猫步,往那哭声的源头快速掠去。

    与贝利尔曾在梦中看到的风平浪静的大海不同,或许是因为利维坦的哭声,这片望不到边际的无尽之海今天似乎格外暴躁。

    浓重的乌云在此汇聚,把碧蓝的海水染成黑色的汪洋,狂风怒号着掀起高高的海浪,咆哮着与大海深处传来的哭声交相呼应。

    无数生存于海底的海族被那哭声与动荡的海浪惊得纷纷浮上海面,有的甚至爬上了岸。

    鱼群开始大量死去,银色的鳞片仿佛不停自天空中落下的雪花,在漆黑的海面上闪烁着点点银光。

    贝利尔:……

    万万没想到利维坦的哭声在现实中竟然有这么大的杀伤力,贝利尔心虚地摇了摇尾巴,这才想起之前从梦境中离开的时候,他似乎忘了跟利维坦打招呼,还气冲冲的_(:з」∠)_。

    而按照利维坦那一根筋的脑回路,或许可能大概没准会以为……自己不要它了。

    想到上次于梦中探望利维坦时,它就一直在等着自己,显然极为期待他的到来,贝利尔的良心忽然有点痛。

    那种养了个傻儿子的无奈感又不知不觉冒了出来,贝利尔无声叹了口气,终于闷头扎进了漆黑的海面。

    黑暗的完全无法被任何光明照耀到的大海深处,把自己裹在泡泡中的贝利尔,很容易就找到了利维坦。

    说容易,是因为利维坦并没有缩小自己的身体,所以有着大海三分之一大小的它,自然十分醒目。

    不过身体太大了,想找到它的脑袋就不那么容易了。

    小爪子在利维坦无比粗壮的身体上抓了一把,那比挠痒痒还不如的细微感,并没有引起利维坦的丝毫注意,连绵不绝的巨大哭声仍旧在海底反复回荡,听得贝利尔整个神都不好了,忽然有点理解之前在水晶天,上帝为什么那么快就给他开门了。

    废了一番功夫终于找到利维坦比山还大的脑袋时,贝利尔好气又好笑地发现,利维坦竟然一直在睡觉,那哭声也是它在睡梦中不自觉发出的声音,一时间简直不知道说利维坦什么好。

    小爪子在利维坦巨大的脑袋上拍了下,把它脑海中的梦境打散,原本一直在梦境中哭着等贝利尔的利维坦,终于逐渐清醒过来。

    虽然醒了过来,它的眼泪却并没有停,甚至还因为哭得太急打了几个嗝。

    利维坦的身形太大了,对别的生灵来说可能会显得可爱又可怜的动作,却险些把裹在水泡泡中的贝利尔掀翻出去。

    雪白的尾巴瞬间变得长长的,“啪”地一声甩在利维坦哭唧唧的脸上,贝利尔终于不耐地“啧”了一声,“快别哭了!本来就长得丑,再这么哭下去万一变得更丑了怎么办!”

    巨大的哭声戛然而止,虽然贝利尔的声音又细又。杂谡饧啪采詈<煜さ睦,还是立刻听到了那声语调熟悉的斥责。

    黄橙橙的竖瞳猛地张开,利维坦在这漆黑的海中找了一圈,直到面前再次传来一声细小的哼声,利维坦才终于发现那正飘在它鼻尖上的一个比它一个鳞片还小的水泡泡,和那包裹在水泡泡中又软又小的毛茸茸。

    “贝,贝利尔?”巨大的蛇瞳几乎快瞪成斗鸡眼,利维坦犹疑地看着那水泡泡中的雪白身影。

    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让利维坦摸不着头脑了,贝利尔索性又抽了一尾巴过去,懒洋洋道:“是我,赶紧变小点,之前教你的变身魔法都被狗吃了?”

    虽然不知道狗是什么,但已经被贝利尔抽出条件反射的利维坦,在贝利尔话音刚落的时候,就迅速缩小了身形。

    终于不用再站在利维坦的鼻尖上了,贝利尔指挥水泡泡带自己来到利维坦的脑袋上,在那里坐定,这才用小爪子拍了拍利维坦细长的脑袋,“走,我们去海面上。”

    贝利尔是被一阵差点把自己掀飞出去的狂风惊醒的。

    哦,不对,其实他已经被掀飞出去了,只不过利维坦又用尾巴把他勾了回来。

    白毛乱糟糟地趴在利维坦尾巴尖上,刚刚睡醒的贝利尔还有点懵。

    待他发觉目之所及之处满是看不到尽头的黑暗时,贝利尔小小的身子忽然僵住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把这里当成了记忆中永远无法踏出的冥界,这让他的大脑几乎一片空白,既因那寂静到荒芜的黑暗感到熟悉,又从内心深处弥漫上一股令他几乎陷入恐慌的巨大绝望。

    在此之前,贝利尔从不知道,原来一直让他感到安心的黑暗,竟也有如此令他感到惧怕的一天。

    “贝贝~!你醒啦~!”利维坦欢快的声音,忽然把他从那样深沉的绝望中拉了出来。

    雪白的爪子紧紧抓住利维坦布满鳞片的尾巴,直到利维坦笑嘻嘻扭了扭身体,哼唧了几声“痒”,贝利尔一片空白的大脑才终于渐渐恢复运转。

    他低头细细打量了一会儿利维坦,既然利维坦还在,就说明他们应该还在上帝创造的希伯来世界。

    这个认知,终于让贝利尔松了一口气。

    “我们这是在哪?”从利维坦尾巴上站起身,贝利尔抖了抖背后的冷汗,一边理顺身上的毛一边声音冷漠地问道。

    丝毫没有察觉到贝利尔的低气压,利维坦现在满心都沉浸在发现新大陆的喜悦中,欢快地晃了晃细长的脑袋,一脸邀功地看着贝利尔,“贝贝~我找到了‘无底洞’!这里是‘无底洞’!”

    用几秒钟反应了下利维坦所说的话,待想起自己之前对利维坦说过“无底洞就是没有底的洞”以后,贝利尔不置可否地挑起一边眉毛,懒懒在利维坦身上磨了磨爪子,“说清楚些,我们是怎么来到这的?”

    “就是……”利维坦虽然已经学会说话了,但思维模式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简单,贝利尔一让它说“清楚些”,它顿时就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了,哼哼唧唧扭了半天,终于破罐子破摔简单粗暴地道:“就是,我在地上,发现了一个很大很大的深坑,坑底下有一个洞,没有底的洞!贝贝你说过无底洞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无底洞,就钻下来啦!”

    似乎是怕贝利尔不相信,利维坦边说还边把身体变长,在那漆黑的土地上圈出好大一个圈,“那个坑有这~么大!”

    目光在利维坦圈出的巨大圆环上看了眼,贝利尔复又抬头看了看头顶漆黑的完全看不到星辰的天空,以及利维坦身下贫瘠荒芜的黑沉大地,心底忽然冒出个无比荒谬的结论。

    “你是说,我们现在是在那无底洞的下面?”他再次向利维坦确认。

    利维坦小鸡啄米样点头。

    被利维坦那足有几万米长的蛇身辣到了眼睛,贝利尔一脸嫌弃地踩了踩利维坦的尾巴,“你还记不记得怎么化形?怎么这次从见到你开始,你就一直是这幅模样?”

    知道贝利尔这是嫌弃自己的本体了,总被说丑的利维坦哼唧着慢慢缩回自己的身体,觉得还是要为自己据理力争一下,“贝贝,化形我还是会的,但是我觉得现在这样比较自在,你……”

    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尖锐的惊叫,利维坦立刻忘了自己要说什么,瞬间竖起细长的身体,黄橙橙的蛇瞳在这片黑暗之地一闪一闪的,宝石般闪闪发光,“贝贝!那边有老鼠!”

    “走,我们去看看。”雪白的尾巴在利维坦身上轻轻抽了下,贝利尔也没问利维坦为什么会知道那边的是老鼠,对这位突然冒出头来的本地“原住民”也多少有点兴趣。

    利维坦闻言,粗壮的蛇身瞬间从地上飞速掠过,眨眼的功夫就窜到了那发出惊叫的地方,把那声音的主人一圈圈圈在了巨大的蛇身中央。

    “啊啊啊啊啊——!”夹杂着巨大恐惧的尖叫过后,被利维坦圈在身体中央的“原住民”身子一栽,竟活活被吓晕过去了。

    利维坦:……

    贝利尔:……

    不高兴地扭了扭身体,利维坦忍不住对贝利尔抱怨,“贝贝,为什么它们胆子总这么。思页さ糜心敲纯膳侣穑浚 

    之前在老鼠洞里发现的老鼠是这样,这无底洞里的“老鼠”还是这样,虽然老鼠的味道挺不错的,但利维坦还是感觉自己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深深的伤害!

    毛茸茸的尾巴安抚地在利维坦脑袋上拍了拍,虽然当初也被利维坦的外形辣到了眼睛,甚至就连刚才还对此表现出了嫌弃,但当外人嫌弃利维坦的时候,贝利尔自然还是要站在自家傻儿子这边的。

    再说了,利维坦虽然是有点丑,但是它性格萌。笫窍忍斓,这都怪上帝,萌却是其他生灵想学也学不来的。

    所以,贝利尔当即毫不违心地对利维坦道:“你不丑,偶尔还有点萌。”

    “萌是什么?”利维坦歪头问他。

    “就是可爱。”贝利尔毛茸茸的脸上露出个慈祥的姨夫笑。

    “呕……”原本企图用装晕这种方法逃过一劫的某原住民,终于受不了地吐了出来。

    虽然他们地狱的审美已经很奇葩了,但它万万没想到,这白色毛茸茸的审美竟然比他们地狱还猎奇。

    “贝贝!它醒了!”看到猎物活了过来,利维坦顿时精神抖擞地竖起身子。

    “嗯,比我原本预计的快了很多。”贝利尔其实从一开始就知道那“原住民”是在装晕,对这个弱小却又狡猾的“原住民”倒是真有了几分兴趣。

    琥珀色的猫眼睨了眼正缩在一堆呕吐物中瑟瑟发抖的小东西,贝利尔嫌弃地扔过去一个水球把它清理干净,又用风元素化作无形的绳索,把那猎物吊到了半空中,这才细细打量起来。

    利维坦之前说它发现了“老鼠”,这话倒也不能完全说错,因为那正被贝利尔吊在半空中的小东西,正是一只地鼠模样的小动物,只不过身形比混沌界的老鼠要大上几倍,几乎与贝利尔炽天使模样的身形差不多大小。

    见那白色的毛茸茸和那条漆黑的大蛇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那倒霉催被逮到的鼠妖终于克制不住内心的恐惧,尖声哭了出来,“两……两位大人吱,求求你们不要吃我吱QAQ!我真的一点都不好吃吱!”

    利维坦闻言,忍不住伸出细长的舌头在那鼠妖肥嘟嘟的身上舔了下,疑惑地眨了眨眼睛,“可你是我见过的最肥的老鼠,我觉得你一定比我之前吃过的老鼠都好吃。”

    被那冰冷的舌头舔得魂都快吓飞了,那鼠妖终于“吱”地一声哭粗来,尖锐的哭声让贝利尔不耐地抖了抖耳朵,立刻把利维坦的尾巴甩过去堵住了那鼠妖的嘴。

    忽然被堵住嘴的鼠妖:……

    尾巴被鼠妖咬住的利维坦:……

    “好了,你们两个都保持安静。”居高临下地站在利维坦细长的脑袋上,贝利尔眯着琥珀色的猫眼,漫不经心地对那鼠妖道:“现在,我来问,你来回答,如果你的回答让我满意,利维坦就不会吃掉你。”

    利维坦闻言,立刻扭了扭身子,似乎想要说什么。

    贝利尔安抚地抽了抽它粗壮的身子,利维坦这才不甘心地闭上嘴,黄橙橙的眼底想吃掉那鼠妖的欲|望更加强烈了。

    被那黑色大蛇垂涎欲滴的神情看得快要尿粗来,那鼠妖却知道,在这危险的黑蛇和那看似无害软弱可欺的白色毛茸茸之间,白色毛茸茸才是占据主导地位的那个,当即把心一横,决定拼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